陶渊明的辞赋_辞赋

  陶渊明的辞赋继承了抒情小赋的传统,但能洗净铅华,与他的诗、散文在风格上有其一致之处。 《归去来辞》是历来为人称诵的名篇。这是诗人归田时的作品。文中所写归途的情景,抵家后与家人团聚的情景,来年春天耕种的情 景,都是想象之辞,于逼真的想象中更可看出诗人对自由的向往。文 中不乏华彩的段落,跌荡的节奏,舒畅的声吻,将诗人欣喜欲狂的情 状呈现于读者面前。篇中如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 前路,恨晨光之熹微。乃瞻衡宇,载欣载奔一段,那诗人从远道归来 时的愉快心情,好像让我们亲眼看到了一般。又如云无心以出岫,鸟 倦飞而知还,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 之行休,托意深远,表现又极自然。对于后人来说,一切的回归,一 切的解放,都可以借着这篇文章来抒发,因此它也就有了永恒的生命 力。欧阳修说:晋无文章,惟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一篇而已。(元 李公焕《笺注陶渊明集》卷五引)虽未必是严谨的评论,但此文之高 妙实在是难以伦比的。 他的《闲情赋》则用铺排的写法表现了男女之间深挚的感情,从序文来看,它也是有寄托的。《闲情赋》当作于《归去来兮辞》之 后,钱钟书《管锥编》第四册:闲情之闲 即防闲之闲,显是《易》闲邪 存诚之闲,绝非《大学》闲居为不善 之闲。袁行霈《陶渊明的闲情赋与辞赋中的爱 情闲情主题》:《说文》:闲,阑也。从门中有木。注: 此以木歫门也。引申为防、限 、闭、正。《广韵》:闲, 正是其引申义。《春秋繁露循天之道篇》:故君子闲欲止恶以平意,平意以养神,静神以养气。可见 闲就是防闲的意思。《闲情赋序》:始则荡以思虑,而 终归闲正。则闲情犹正情也,情已流于荡,而 终归于正。《序》又曰:将以抑流宕之邪心,谅有助于讽谏。 抑者,止也,与闲义近。《闲情 赋》末尾曰:坦万虑以存诚,憩遥情于八遐。 憩者,止也,与闲亦义近。这些内证足以说明 闲情意谓抑憩流荡之情使归于正也。龚斌《陶渊明集 校笺》:闲:道德、法度。即赋序终归闲正之闲。《论 语子张》:大德不逾闲。《广雅释诂 是故闲之以义。《书毕命》:虽收放心,闲之维艰。《论语子张》:大德不逾闲。何晏《论语集解》:孔(安国)曰:闲, 犹法也。朱熹《论语集注》:闲,阑也,所以止物之出入。《宋书 王僧达传》:(上表)本忘闲情。朱昭之《难顾道士夷夏论》:闲情开 照。(《弘明集》卷七引)闲情亦当时之常言也。 萧统《陶渊明集序》:白璧微瑕者,惟在《闲情》一赋,扬雄所谓劝百而讽一者,卒无讽谏,何必摇其笔端?惜哉!无是可也!萧 能丽而不浮,典而不野,文质彬彬,有君子之致,吾尝欲为之,但恨未逮耳。(《全梁文》卷二十)《闲情》一赋,中有十愿,以萧统之见, 正所谓丽亦伤浮者,所以《文选》不取。附和萧统者,如杨慎《升庵 诗话》卷三云:《九歌》满堂兮美人,忽独与予兮目成, 宋玉《招魂》娭光眇视目曾波,相如赋色授魂 与,心愉于侧,枚乘《菟园赋》神连未结,已诺不分 ,陶渊明《闲情赋》瞬美目以流盼,含言笑而不分 ,曲尽丽情,深入冶态。裴硎《传奇》、元氏《会真》,又瞠 乎其后矣。所谓词人之赋丽以淫也。方东树《昭昧詹 言》卷八云:如渊明《闲情赋》可以不作。后世循之,直是轻薄淫亵, 最误子弟。王闿运《湘绮楼日记》称《闲情赋》十愿,有伤大雅,不 止微瑕。按渊明此文,亦非孤立者。《拟古》三:仲春遘时雨,始雷 故尚在,相将还旧居。自从分别来,门庭日荒芜。我心固非石,君情定何如。张玉谷《古诗赏析》卷十四云:此拟春闺怀远之诗。其七: 日暮天无云,春风扇微和。佳人美清夜,达曙酣且歌。歌竟长太息, 持此感人多。皎皎云间月,灼灼叶中华,岂无一时好,不久当如何! 则大有繁华落尽,美人迟暮之感。渊明此文,亦拟古而作,陈沆《诗 比兴笺》:《闲情赋》,渊明之拟骚。从来拟骚之作,见于《楚辞集注》 者,无非灵均之重儓,独渊明此赋,比兴虽同,而无一语之似,真得 拟古之神。 这篇赋约作于晋宋易代之后,为陶渊明晚年的作品。士,这里指有才华、有抱负而不被重用的善良正直之人。赋,是一种半文半诗 的文学体裁、讲究文采与韵节。 这篇赋的主旨,是抨击当时社会政治的腐朽与道德风尚的败坏。正直善良而有才华之士,本怀大济苍生之志,但在虚伪、黑暗的 社会中,不是被埋没就是遭到毁谤谗害,往往使他们进退两难,慷慨 悲愤。陶渊明以其丰富的社会阅历与切身体验,对世俗社会早已领悟 甚深,所以他宁固穷以济意,不委曲而累己,决心保持高尚的道德与 纯朴的节操而远离尘俗之网,竞争上岗演讲稿。 copyright 责任编辑:一枝笔写作编辑)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