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凉山美人遇上旗袍

  也许,没有哪个女人能抵抗旗袍的美丽。在城市的陌陌红尘里,着一袭旗袍,宛然行走,沉静而又魅惑,古典中隐含性感,穿旗袍的女子永远清艳如一阕花间词。

  在西昌的碧波湖畔、绿柳岸边、古雅茶室,你也许曾目睹过一群女子带来的“穿越”之感:上百位身着旗袍的女子,谈笑风生,携一袖暗香流韵,径自地行走在自己的世界里,丝毫不在意旁人眼光,身后,留下一路风情

  她们是凉山州旗袍协会的会员,这群美丽的女性不仅喜爱旗袍,而且还把旗袍融入了自己的生活,把一场场旗袍秀搬上了舞台。

  5月19日下午,在西昌风情园中路的99长红店,全球华人旗袍佳丽大赛西昌赛区决赛聚焦了一座城市的目光。700多位观众慕名而来,只为一睹旗袍淑媛的风姿。

  凉山州旗袍协会的120名佳丽,梳着精致的发型,脚蹬高跟鞋,身着自己喜爱的旗袍或珠片冰绸,或平纹丝绒,或青花绵绸,或森系亚麻,或水墨丝绸,在舞台上婀娜行走,构成了一幅典雅唯美的画卷,让人感觉时光仿佛随之倒流,浓浓的复古气息扑面而来。

  在旗袍舞《太湖美》《苏幕遮》中,古琴、古筝、笛子的优雅旋律萦绕耳畔,佳丽们目不斜视,撑伞、收伞时,顾盼生姿,犹如一篇意境深邃的散文诗,将江南韵味用肢体语言演绎得淋漓尽致,让人在一种安静而舒畅、轻歌曼舞中领略了旗袍之美。

  从“波上寒烟翠”,到“桃花扇底风”,从脱俗淡雅的“茉莉花”、“青花瓷”,到亭亭玉立的旗袍印象长卷,比赛中,佳丽们对旗袍的演绎无不让人为之惊艳,在一颦一笑之间,一股典雅的古韵风吹遍了整个赛场。

  大赛组织者、凉山州旗袍协会会长王潇悦从小就是一个旗袍迷,她的身边,也有很多倾心于旗袍的姐妹。

  2017年11月,西昌的冬天里,一个非常有爱的日子,在王潇悦的号召下,30多位喜爱旗袍的女孩子在西昌和茶(大凉山创业园区),第一次聚集在了一起,她们穿着旗袍,品茶、听琴、畅谈人生,也是在那一天,凉山州旗袍协会正式成立了。

  在她们之中,年龄最大的已有63岁,年龄最小的22岁。公务员、教师、职工、商人以及家庭主妇,几乎什么职业都有。

  旗袍协会以细胞分裂式的速度发展,王潇悦也忙得不可开交。带着姐妹们筹备比赛事宜,进行宣传推广,协调会内的大小事宜。

  由于旗袍协会是一个民间公益性组织,除了每个会员入会时缴纳的300多元会费,和一些赞助经费,没有其他的余钱可供开销,所以,事事都需要大家亲力亲为。

  在刚入会时,周明蓉就主动开放了自己的舞蹈工作室,作为协会的培训场地,于是,那里成为了会员们最常去的地方,每周六下午,旗袍姐妹们都会到那里参加走秀、舞蹈培训。

  郑芳,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西昌美女,在全球华人旗袍佳丽大赛西昌赛区决赛中,她一举斩获了冠军的荣誉。面对镜头和镁光灯,她自信优雅、怡然自若。她还是协会的舞蹈老师,免费教课。

  遇到某个节拍的动作做得不到位,郑芳就会立即叫停,指出不足之处,然后大家从头再来,队伍中没有人表现出不耐烦。

  “脖子要直,头要正,下巴要平,肩和双手要自然。出胯带动大腿,提膝,小腿带动脚,走直线。”在走台步环节,郑芳不断地提醒大家注意神态,尤其是眼神。

  “姐妹们的精神面貌都发生了太多的改变,这背后包含着大家辛勤的付出。”郑芳说,她和毛竟都是协会的“义务”舞蹈老师,几个月下来,她们欣喜地看到,协会每个成员的亮相、起步、转身、舞蹈表演、退场,整套动作一气呵成,更美也更自信了,对于生活的态度也越来越积极向上。

  来自喜德县的幼师熊春蓉是旗袍协会的义务老师,每周末,她都会乘班车,花费1个多小时赶往西昌,和余雪玉、姜岚一起,为姐妹们做走秀培训,无论刮风或是下雨,从不缺席。

  在熊春蓉的生活中,旗袍已不只是演出时候的一种道具展示,而是和她的生活丝丝入扣,连接在一起的。

  为了一件心仪的旗袍,熊春蓉曾经乘火车赶到成都,走访了数家旗袍店,没有遇上喜欢的,又再次搭上火车赶往重庆,请旗袍设计师专门为她量身定制了一套,方才满意。

  熊春蓉说,常常,在上完课后,大家会一起喝茶、弹琴、聊天,一起分享生活中的美好和小细节,调节一下心情,如果谁有事情,大家也会尽力帮忙,这让她觉得很温暖。

  “有时候,女人之间更能互相理解。姐妹之间,有什么烦心事,都会相互倾诉,前一段时间,有一个会员家里出了一些情况,心情不太好,但是,当她把心事告诉大家之后,我们一有时间,都会和她聊聊、开导开导她,终于,她走出来了,重新拥抱生活。看到她开心,我们也由衷地开心起来。”熊春蓉说,她觉得旗袍从来都不只是一件衣服,更像是一种姐妹之前的情感纽带,从身边的小事中,大家常常能感受到一种熨贴人心的力量。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