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诗歌的重要力量

  如果说中国现代诗歌发端于安徽,很多人可能会感到诧异。可是,如果考虑到陈独秀和胡适都是安徽人,这句话也似乎有点道理。

  安徽对现代诗歌的线年代以来,安徽诗歌一直都是现代诗坛的一支重要力量。如果从诗歌的地域性来看,安徽诗歌无论是诗人群体的规模和影响,还是诗歌创作的质量和数量都可以占据中国现代诗歌的前沿位置。诗人海子作为当时安徽诗歌,乃至中国现代诗歌的一个标志性人物,给中国现代诗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安徽诗歌走向一个空前繁荣的时期,当时的《诗歌报》也成为中国现代诗歌的一面旗帜,和《诗歌报》理念相应和,先锋性、探索性、青年性一直是安徽诗歌的主色调,同时,安徽诗人的作品也不约而同地奏出那个时代的最强音。安徽诗歌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这股执着进取的强劲势头一直没有消失,只是在不同时期表现出不同的发展状态。

  可能是由于安徽文化的复杂性导致了安徽诗歌也具有比较明显的地方色彩,从整体上看,安徽诗歌大多比较前卫、激进,可是,在这个整体特征的背后,却可以发现安徽诗歌无论是写作风格,还是诗歌追求,各个地区存在很大的差异性,这也让安徽诗歌自身就演变成了一个异彩纷呈的“小世界”。按照安徽省文化厅的说法,安徽文化可以划分为新安文化、淮河文化、皖江文化,和其他省份相比,安徽文化本身就要复杂得多。安徽现代诗歌从地理位置和文化传承上来说,确实也存在着明显的南北差异和多元混融性。如果说安徽诗歌兼具南北之长,或者说安徽诗坛本身就是一个浓缩版的中国诗坛似乎也能成立。南方诗歌的灵秀和北方诗歌的厚重在安徽诗人身上都体现得很分明,也很充分。也许是常年处于这种多元文化的融合与冲突之中,安徽诗歌显得比较成熟而深刻。目前合肥、安庆、芜湖、马鞍山、徽州、宿州、淮北等地都出现了大的诗人群落,其他地区也不同程度地出现众多诗人群体。

  安徽诗坛一向都能走在时代前沿,早在1990年代,安徽诗歌就曾引领风骚,就算现在翻开早期的国内著名诗歌刊物,还能看到安徽诗人那种执着创新的姿态。这种精神延续至今,历次诗歌创新行动都有安徽诗人的身影。如果非要用简单的一句话来概括安徽诗歌的话,借用柏拉图的“美是难的”这个说法来形容安徽诗歌的写作高度也未尝不可。安徽诗歌总体特征用一句话来描述,走的是有难度的写作路径,不管是对古典的化用,还是对现代西方诗歌的借鉴,或者是先锋诗歌的探索实验,安徽诗人始终都走在前列。目前在安徽诗坛众多的诗人中,有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直坚持至今具有广泛影响的实力诗人,比如余怒、杨键、陈先发、祝凤鸣、北魏、沈天鸿等,也有近些年曾引领一时风骚的优秀诗人,比如皮蛋、魔头贝贝等,更为可喜的是以宿州八零和李成恩、安庆憩园、六安陈巨飞等为代表的80后诗人也逐渐走向成熟,这标志着安徽诗歌的未来不可限量。

  安徽诗坛拥有数量庞大的高水准诗歌写作队伍,但还需要进一步加强交流、形成合力,扩大对外影响力。安徽诗坛不仅有很多优秀诗人,而且还拥有全国颇具影响的诗歌刊物《诗歌月刊》和一些著名的诗歌论坛,“若缺诗社”和“不解诗歌论坛”都曾对中国诗坛做出过重要贡献,《抵达》作为重要的民间诗歌团体影响深远。“中国诗歌流派网”于两年前落户安徽,必将对安徽诗歌发展起到推动作用。事实上,安徽还有众多的民间诗人和民间诗歌在蓄势待发,民间诗刊《玄鸟》和“新乐府诗歌论坛”都是很具个性和实力的诗歌阵地,相信安徽作为一个诗歌大省的地位会不断地得到诗歌界认可。

F